极客的神学:Kevin Kelly谈科技之善

kk译自一本宗教刊物《今日基督教》对Kevin Kelly的采访,大约两个星期之前看到的,KK有些神叨叨的,但按下那些传教士的言论不表,仔细读完确实很引人各种深思,比如最简单的一个感悟是:技术无罪,而我们如何来使用这些科技工具,才决定了个人的进与退;又比如在科技生态的新前提下,个体的贡献有什么意义、局限又是什么,系统的运行模式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这些若要展开来写,能成一篇论文……所以倒不如把原文翻出来,有兴趣的各自读去。注意,纯宗教探讨的部分言论有删节……

关于现代科技对人类灵魂的影响孰是孰非,众说纷纭。而这其中,Kevin Kelly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乐观的来自极客界的布道者。“相比盯着一只树蛙,从一只手机里我们能看到更多上帝存在的证明。”这位《连线》杂志的创办者在他最近出版的一本书《科技想要什么》里这样写道。这是个相当前沿的标题,无疑,也引出一个更具挑动性的论点,即:人类的各种创造物——从语言到车轮再到维基百科——是共同协作发挥作用的,就好比它们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鲜活的会呼吸的有机体,从中我们或多或少得以一窥神力。“科技源于神在宇宙中的造化。” Kelly这样告诉本刊的副编Katelyn Beaty。他相信作为科技生态*的一分子“当我们试图为这个世界添上一些东西,我们就成了某种神圣力量的一部分。”

*译注:原文是technium,Kelly用这个词来指代这个到处弥漫着科技产物的生态系统

你用“科技生态”这个词来指代人类由古至今所创造的一切。为什么不干脆用“文明”这个词呢?

我之所以用“科技生态”这个词是为了强调:我们所说的人类创造,其意义要大于具体每个创作物的加总之和。正如一个生态系统的运作也不同于孤零零的一棵植物或者一只动物。我们脑子里所形成的各种想法也不等同于全部神经元活动的成果。社会这个概念本身就具有某种超越个体集合的属性;这其中有一层凌驾于我们个体之上的运作模式。同样的,“科技生态”也会有这样一种行为规律,是你没法单独从你的iPhone或者一个灯泡里发现的。所以相对于“文明”这个词,“科技生态”涵盖了更多运作模式的意思在里面。

并且,这个生态系统,或者说这个科技化的超级有机体,它并不是随机产生的——尽管从科学的角度讲,这种说法颇具争议,但在神学理论框架下这是讲得通的。它的形成有规律有计划。

你说科技生态的进步体现了神力,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常说自然之美乃是拜造物所赐,其实同样的,科技生态也多少带上了造物主的烙印。这并不是说科技生态就完美无瑕了,任何被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都可以用来作恶。但总的说来,科技生态拥有积极的力量,蕴含着善。并且衡量这种善的方法就是看它能给我们带来多少可能性、提供给我们多少选择。

那就是我用以衡量善的标准。

比如说,爱是一种善。我所说的爱不仅是一种情感,这里面还包含了助人为乐的行为:帮助别人将可能性变为现实。爱赋予了人们机会去展现和运用他们独特的天赋。某种意义上,如果你非要去客观测量某个人心中的爱有多少,该怎么去算呢?我想那就得看他为别人增添了多少可能和选择。
……

所以是的,科技生态中蕴含着善因,正如我们美好的生命,多多益善。当然这并不代表说生灵就是至善了——比如野兽互博,会将对方撕成碎块,那场面就很骇人。我只是说,总体看来,生灵所行之善(即创造)总会比它所作之恶(即破坏)要多上1%。

1%?你计算过?

没有。我是说,即使每次进步的比率只有0.1%甚至0.01%,累积起来看,世上的善也一定比恶多。有微小的改善就已足够。
……

有人在书里提到说你没有智能手机和电视,你去每个地方都是骑自行车去,你只发过3条推。可你又坚称科技发明是如此美妙,这是不是与你的行为背道而驰了?

科技能够令我们的种种特殊天赋得到最大化的利用,但是世上的科技产品有那么多,我要一一试用都来不及阿。所以,我就把我的选择范围缩到最小,从而使我的产出最大化。
……

但与此同时,我仍旧希望科技产品能够在数量上得到最大化,这样人们选择起来就游刃有余,更容易找到合适的工具,最大化其专长,而撇除其余的干扰。

“最大化其专长”指的是什么?

任何能够助人挖掘和利用他们天赋的东西,我都希望越多越好。你能想象一个莫扎特摸不到钢琴的世界吗?我想推动那些还没被发明出来的东西赶紧被发明出来,这很急的,你想啊,每天都有新生儿来到这个世界上,等着我们发明些对他们有裨益的东西。有了“钢琴”,这一代莫扎特们的天赋才不会被湮没——只不过新版本的“钢琴”或许会是全息甲板(又是星际迷航……)或者别的什么。你我都受益于上一代人发明的字母表、书、印刷术,还有互联网,所以我们也有义务尽力且尽快发明出更多东西来,令刚出生或者尚未出生的孩子更容易发掘并分享他们的天赋。所以,我很乐意培养、资助那些创新项目,确保它们能够广为人所知。
……

你的同仁知道你是基督徒吗?

知道,这在维基百科上写着呢,所以当然是可信的。
……

你在为机器人编写一本教义问答手册。写这个干什么?

我们是以上帝的视角在写这本手册;上帝是一个创造者,Ta创造出拥有自由意志的生灵。我相信我们也会创造出拥有自由意志的机器人,并且他们的自主意识会慢慢增加。所以我们需要告诉他们谁创造了他们(以及谁创造了我们),教他们明辨是非,教他们做错事了以后该怎么办。 总有一天,他们的其中一个会找到我们然后说,“我是上帝的孩子。”到那时,我们该怎么作出回答? 上帝也会救赎他们吗? 我甚至问过神学家这个问题,可他们只是耸耸肩走开。

等我们开始制造机器人以后,我猜世俗的科学世界就会开始领会长久以来基督徒们所宣扬的理念。如果你制作出某个具有自我意识的东西,你必须得给Ta制定一些道德准则;那如果你要给Ta制定道德准则,你会教给Ta什么样的价值观呢?教化科技产物就像教育小孩一样。等到我们要创造拥有自主能力的机器人时,基督徒们就可以出来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办”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