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rid Michaelson @ Melbourne

Patrick Wolf之后,隔着两天就去墨尔本最有名的live house之一Corner Hotel看了心目中top 3想看的现场之一:Ingrid Michaelson。

回来后没有一句废话或者什么伪文艺的神叨叨,我就在微博上发了这么一条:“无比幸福及满足。”

因为我是真心做梦都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就这么撞上了她的现场。

就在那儿几天前刚到布里斯班时,在青旅拿了近期演出的小册子,便一眼看到了她的头像。一阵捶胸顿足因为去墨尔本的机票已定,正好错过她在布市的演出,转念一想不可能她大老远跑澳洲来却只演一场,上网一查果然!立马果断买票。收到确认邮件时一顿狂喜,我估摸当时州立图书馆里旁人见到的我的表情应该跟磕high了有些迷糊的失足少年差不多……

9点开场,6点多我就结束一天的墨市暴走看完Yarra河的晚霞,到达Corner Hotel门口了……于是搭讪了坐对面沙发同等的妹子。印尼人,在澳读研,红头发,漂亮,会弹吉他,也是Ingrid的脑残粉,事实上,她比我更nc,还多花了50刀带了把guitarlele去见面会签名合影。要说Ingrid真也不算太大众,能遇到nc粉程度相当的人,音乐口味一定相似度很高了。果然,她说好遗憾收不起IM的碟,我说我有三张;我指着面前演出册子上the XX的图说他们你也喜欢的吧,她用力点头;我又翻了几页指着Regina的巡演海报说她你也喜欢的吧,她又用力点头。粉丝会后她又出来坐到我对面,于是我成功怂恿她弹唱了把。没想到,她弹了Falling Slowly……唱到“point it home”处,我轻轻和起来,她抬头,眼中有一刹那的惊喜。我们一起合唱到最后一个音符。开心。

而那时演出都还没开始呢。

回来之后,在Facebook上看到红发妹子的update:“Just had an amazing night at Ingrid Michaelson’s concert. I also made some new friends, which is a rare occasion for an introvert like me.”真巧,我也这么想。以及,擦肩而过的邂逅有多让人遗憾不能久聚啊。

回归正题。正题恐怕真心写不多。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欢,没法用太多伪文艺词句写下来,会感觉是一种亵渎一样。有一点没想到的是,Ingrid真人挺funky的,甚至有些呲头怪脑的,是可爱的那种,爽朗的那种。每两三首歌之间,她都会讲一段写这歌的灵感来源,一小段去录音室路上的故事,一小段巡演中被伴唱埋汰没有常识的经历,等等。她可爱,有些孩子气,可只需抓住一个她投向丈夫Greg的眼神,你就可以窥见大大咧咧背后的温暖与和谐。她是真正每分每秒都活着的人,而且她把这些都写进了歌里,用最直白的方式。这就是我爱她的原因。

基本上,想听的曲目当天居然都演了!除了第一次让我耳边一亮开始注意到她的die alone。最爱的You and I出现在encore曲目里,她说Greg已经回去睡觉了,你们要我唱这首也行,但你们之中得出来一个人唱男声的部分。墨尔本的脑残粉也真心专业,立刻就有一个技术宅模样的男孩子笨拙地跳上台,他应该唱得挺好的,歌词全对,嗓子也很不错。当然我那时已经乐得不管那么多了,正跟着众人一起K呢!

ele反复说,在墨尔本晚上乘火车很危险,华人很容易被年轻的当地人袭击。而我记得,那天站在站台上,我一边冻得发抖,一边继续哼唱着You and I。旁边的人们在闲聊中转过头,看着我微微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