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enflap见闻纪事(就是流水帐)

订机票时看错日期这种事也只有我们这种硬要冒充迷妹的中年阿姨才做得出吧……

cp

所以虽然早早买了三天套票,但最后其实是去了周六周日两天。又一次错过了BRMC。好在周五也没什么其他想看的,就当省了天年假+200块住宿。睡了一晚机场后周六一早直奔旅店放下包,就开始帮别人大采购……中间弯去ukehk摸了摸土豪琴,果然手感音色杠杠的,一年以后的目标了那就!采购清单太复杂,12点半的Juana Molina被果断放弃。等到我们两人三个包扛着大堆化妆品外加一个新N7进到会场里,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背着十来斤血拼战果(还不是自己的!)挤在舞台前排人堆里pogo这种事也只有我们这种硬要冒充迷妹的中年阿姨才做得出吧……

实际上……作派也没有那么那么痴汉……毕竟真爱乐队都没来,我们原就是本着占便宜、长见识的思路订的早鸟票。但搞完这一发确实high得都心思活络了,眼瞧着Arcade Fire还给明年的Fuji Rock留着档期,我感觉应该果断起飞,最好拉上猫“小”姨一起,睡帐篷的音乐节还没体验过呢!

—– 以上是精神收获的分割线 (shopping?我就搞了只30块的护手霜好么 shopping个毛线)—–

我觉得音乐节的质量还是跟着市场的,迷妹痴汉们不要老抱怨草莓很烂、摩登很土、迷笛一片迷茫,如果主办方赚不到钱,他们有什么动力搞呢?退一步说,就算主办方是真爱,准备好撒钱短期就亏着吧,那也得拿得出靠谱的软硬件配置才能请得动杠杠的大牌。硬件么我就去过次草莓呵呵不好发言,软件是啥?观众营造的氛围,有么?有!在哪儿有?在五月天的现场有(太贵了没去过听说的……)。老实说,国内大型一点的live,唯一一次让我体会到迷妹痴汉足以挤满前十排的,是德森老师的队伍——当然这也跟我太穷买不起国内的内场票所以样本不够大有关系,相信如果真请来<划掉>过气</划掉>当今大牌了至少那些洋人还是都会群体出动挽尊的。

ff而Franz Ferdinand这样的团呢,在X大音乐节的海报上,最多也就只有第二行的位置。但撑起Clockenflap这种小型音乐节的headliner一点问题都没有,目测前十排完全不够,虽然我们在第二第三排的样子,但看边上的大屏幕,后边至少还围了三四十排情绪不稳定的危险分子呢,更外围的围观人群就不用说了。

新专我觉得不错,也唱了我最爱的尤利西斯,主要收获是让没有看MV习惯的我见识到了Alex同学有多风骚!长腿又抖又甩卖萌不停,德森老师的音容笑貌刷刷的就浮现在我跟猫“小”姨同学眼前。鉴于周日的头牌<划掉>竟然</划掉>是崔健老师,好像所有洋鬼子卯足全劲就在这一场了,估计若是哪个high翻了攀上头顶那个摄像大摇臂的话,看到下面的景象大概应该就跟美杜莎之筏画得差不多吧,然而!我们那老身板在前三排的风雨飘摇中居然扛住了大包昂贵化妆品不仅屹立不倒还跟着左右前后的友邻跳起了大神这是何等的毅力!崔健老师在天……不对……崔老师若知道应该会欣慰土摇精神后继有人了吧。我一边鼓噪一边回忆着FF我到底听过他们几张专辑,发现除了首专封面是有印象的其他一片模糊(但其实原来全都听过!),好在我对旋律的记忆力竟然一向远超鱼类平均水准,所以弹一小段verse我就能想起来歌词,虽非真爱也能跟着凑热闹装真爱一起动词大词Let Me See Your Hands起来。

说回被绿组嫌弃的the 1975,其实是唯一一支备战CP节之前新专就已经躺在我ipc里的团,听完几首还特意从包里把机器挖出来看团名的呢。他们出场时周围的女鬼子都疯掉了有没有啊!站我们前头在一片呱噪吹水中冷静寂静狂拽酷霸了两个钟头的洋姐姐一看到八字眉上台立刻像看到圣母升天一样尖叫起来了,必须是真爱啊。但实际上基本是个车祸现场,亏我还事先跟猫说专辑不错呢,现场表现连一半都没有。另外作为一个标准卖颜天团,人家看上的都是八字眉,我看上小贝斯和节奏吉他是几个意思?小贝斯跟维尼一样萌,小吉他真美气质真好,妥妥的基。

1975

再之前其实还看了Chic(Disco完全无感),钻大帐篷里看了BAFTA短片集。短片有几个不错的,居然还有潮爷霍兰德双矮组合奉献的voorman problem(虽然听说其实SIFF已经放过),意外收获。

隔天下午找到上次来香港时深夜看NLMG的那家影院把BIFF来不及看的《如父如子》和《爸妈不在家》都看掉了,于是进会场就晚了。果断赶去第二舞台看起Efterklang来,氛围特别合适,人群三三两两稀疏地站着,身后海面上夕阳的余红也撒了点颜色在舞台边缘,淡淡地抹上一层水彩遮罩,美得我立刻掏出面包咬起来。有个路人甲ws南美大叔欢快起来到处四窜发巧克力糖,我们咬着面包给拒了……Efterklang有点Mum的意思,没什么曲子会让人特别印象深刻,但基本从头听到尾都像是沉浸在绝妙的余韵中。现场大于录音室专辑的团。因为第二天在上海就有摩登办的演出,本来散场时咱还说c u tmr准备二刷的,结果后来一看场子在on stage,我去那奇葩场地连他们那堆乐器都塞不下吧,果断省钱了。

然后赶去排队等Metric,掏基友的基友的IE60试了试the Editors新专,表示毫无,耳塞果然要么不买要买就买土豪塞 T.T Metric有点悲剧,本来就是属于我们比较无感的genre,半当中整个舞台的电又跳掉了,于是女主唱在台上卖力跳着涂满橄榄油的大腿舞我们在下面只能看到她嘴巴一张一合吹出的泡泡被淹没在唯一不用电的鼓点里,隔了约3分钟他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啥……这活动组织……到底还是小音乐节啊。

关于头牌崔老师,我们只听了3首就撤了,没啥资格评论,就说三点细节吧:

1. 离开场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主舞台前大概站了三四排人
2. 有不少人坐在远处草坪和台阶上观望,包括我和猫,咱身边坐着一位正在忆苦思甜的老先生
3. “红旗下的蛋”洗脑程度堪比Phoenix Legend,回来跟猫QQ时“我家的表叔 数不清啊 他们都是 红旗下的蛋啊”就唱起来了!

mmexport1386775608448

后来我们就滚回家上班了。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