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envenido a casa

昨天晚饭是跟Grace一起的,她难得出差回上海。平淡的一餐,也没有八很多卦,就慢慢讲了各自生活里的一些事。期间我又嘲笑了她一次永远超龄至少5岁的穿衣风格。她说没什么阿5年前我也是这样,我说是啊不过那时候多少有点装成熟,而现在你再怎么撒娇都免不了带些老沉。她说那你也一样,我默认——当白菜的时候大叔阿姨们总是把我默认为学生的,而确实我脸上显出的笑容也跟上班时不太一样,我自己虽看不到,但能感觉到。吃完饭我们顺便去伊美兜因为她要买便宜的发饰,好多铺位已经关了,有一家正准备锁柜走人,为我们留了下来,老板娘拿出一大团发圈,我跟Grace同时指着一个带白色圆点的黑色花朵发圈说这个好看。于是我们一人买了一个。然后她说我要回家了,我回来以后老是加班还没在家里吃过饭,我想了想今天的碰面,心里牢感动了。

当白菜的日子是下半年到现在,最开心的一段时光,累,不过不苦。这时候也认识了BQ姑娘,很聊得来,一起逛馆一起扫货还约了一起去把瑜伽体验券用掉。逛馆的时候聊着聊着发现各自家里的境遇好相似,于是我说那不如咱两家联谊,结果人家老爸也是个满足现状的宅男。我说可是等到缺的时候再想求就未必来的及,因而心里总有些担忧。她点头,但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在这方面仅凭我们,确实无法再有更多作为。

上周MSN里突然2年未联系的板鸭姑娘Nieves跳了出来,她说她在上海了,我啊啊啊啊了一阵以后就只说了句Let’s meet。她说we should,她说这次她还是来当交换生学中文。我揶揄到你对中国的爱有多深啊,她说是啊我就是很喜欢上海,这次我爸妈都跟我一起来了,他们也会住上一阵子。那一刻我突然发现现在我对她的理解要比两年前多上很多,尽管我们两年来没怎么联系:关于离家,关于在另一个环境里生活。如果这次她还是需要免费家教,我还是愿意效劳。其实时间过了这么久,事情并未有多少变化,不曾揭露的只是动机和心态的蜕变。

这跟旅游完全不一样,旅游只是度一个假期,Cesaria Evora来演出那天我叫上了lingo。自我在smg的实习结束后,我们也有近三年断了联系,重新发现彼此要感谢新浪微博(是的我插播广告了)。等演出结束的时候,我们西安之行的计划也基本出炉。以前她出门总是酒店导游,所以这次我力推了青旅。既然旅行是浅浅的掠过,那就应该每次都争取赋予不同的体验。而长期地住下来就会不一样,虽然至今我对家的定义都还是很模糊。

所以月饼也回国了。跟教友的联系自他去了米国以后就慢慢少了,大家都在各自长大,上一次聊天的时候发现他确实不一样了,想法上成熟了很多,我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立刻明白他说的意思了。不过能感觉到骨子里他还是我所熟悉的那个醇厚的好人,岁月神偷只是把我们都重新包装了下。等到年底的时候,我认识的那些海外党们就会纷纷回家来,不知道到时候k324p还有没有库存,但肯定又是一阵饭局高峰期。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有着跟月饼一样的打算。而我也会偶尔盘算如果我妈妈要开甜品店,小区大门旁的那几个店面再合适不过了。

保险公司们真是丧心病狂了,两天里给我打了3个意外险的推销电话,每个都是牛皮糖,最后只好毫不犹豫地挂断。记得expo最后一天在日本产业馆排队的时候我跟BQ姑娘闲扯,她问我信不信2012,我说管它真假,这两年我先该玩的都玩着,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不攒着也不超前,就算2012了,也不后悔。大概这样比较自私,但我觉着,保险理赔什么的根本不能算任何人的legacy,所以不买也罢。老妈想继续过好日子,要的是人,不是钱。现在每周的饭局多了,回家晚总有些不好意思的,因为知道老妈期待的也就是一起在家里的餐桌上吃顿饭。

HR英国老太太对人民公园的相亲角一惊一咋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都是爹爹妈妈在那儿“deal”,我解释了一通以后她笑了,我说after all it’s our own decisions,她点点头。回家以后把这事当趣闻讲给我妈听,结果她说:你别笑,等你这些朋友都成家了,看你还能天天这么开心吗。我想了想,没有出声,但在心里否定了这种可能。

朋友是时间随意散落在四处的珍珠,每每拾起总有珍宝失而复得的喜悦。而家是一颗北极星,即使说不出确切的位置,也时时刻刻在心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