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知道为什么喜欢veronique了

对我来说,艺术质量的一个标志就是:如果我读到、看到或听到一些东西,我会突然间强烈而清晰地感觉到有人在表述一些我经历过、我想过的东西、完全一样的事情,只不过他们使用了比我能想象得到的更优美、更好看的视觉效果以及更巧妙的声音组合,或者有那么一阵子给我美或快乐的感觉。伟大的文学作品同一般文学作 品的区别就在这里。读伟大的文学作品时,你就会发现有那么一两个句子你好象说过或听过。这是一种描述和意象,跟你紧密相连并深深打动了你,是你的意象。在 字里行间,你不断发现自己处于相同的处境,或者发现某个人跟你完全不同,想法或看法却跟你曾经有过的想法或看法一致。伟大的文学就是这样。伟大的电影制作 也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有的话。刹那间,你发现自己身临其境,你是对它进行感情处理还是开始对其进行学术讨论或进行比较分析并不重要。

摘自Kieslowski on Kieslowski的一段,《两生花》的手记,想起那个仰角的主观镜头:正在被埋葬的“我”。
Wim Wenders片子里的Irene Jacob只是个清纯漂亮的女神,却没有veronique令人过目不忘的敏感。这是老头子本人的魅力,他最实在。深紫色的思想家不知道是不是刘小枫讲出来的,但这个颜色一定代表着不带隐喻的犀利。
现在nano里面放了张requiem for my friend,听过好几遍了,来回公交嘈杂着,一直没有感觉,也许昏沉过了头反而会清醒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