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ina Spektor @ AKL

image
Town Hall的灯光如神经刀,时而美轮美奂,时而多余得如死鱼眼珠……

我是个sb,这是不争的事实。车门没关牢电瓶空了,不想大半夜一个人走一个来钟头回去。所以呢,现在开始挑战来奥克兰以后的第一个通宵了。

于是趁还热乎写一写刚才的Regina现场。姑娘是真俊!她汉子就不行了,近期看的几场演出,暖场个个有惊喜,就这场的only son太酒吧lame级别了,除了是一个长得挺可爱的卷毛,他唯一亮点还是后来和主角合的一曲call them brothers。但姑娘出来一亮嗓就压住了。喜欢她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除了Tori Amos之外,很少有人能把奇奇怪怪的音调唱得这样好听,大胆和自然。

现场还是最见真性情。新歌老歌各半,还cover了首俄语歌,是全场最见粗砺和沉淀的一首,虽听不懂,但感觉很对( The Prayer of François Villon,按她的指示,google来的)。而奥克兰人最熟的果然都是begin to hope里的。之前听过她三张,在墨尔本时去JB-Hifi里买了far,因为有最喜欢的Eet,那时可没想到能在akl刷到这场。于是上周又把Mary Ann那张也补听了。其实大概是一张比一张去鬼灵精怪化了,不过也的确就一张比一张红,新专简直女人极了,都快嗅不到那个开心起来都乱撒娇难过起来全兜着的鬼丫头气了。好听是更好听,不过真不确定如果先入为主的是这张还会不会来这场。

Town hall论场地效果,论现场气氛,都不如上次在ASB theatre,唯一印象较深的,就是等返场时大家一起踩地板,不知算不算这里的传统。我的位子不算好,她不弹琴站去右边唱时我这里见不到人,但她弹琴时那双美手在钢琴上的倒影我这个角度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作为美手控此刻恨不得立刻借个大炮来各种特写啊。姑娘讲话则太细软,基本都专心唱歌了。不过,唱the call之前她说:我前两天去骑马了,马儿总是要低头吃东西,那我呢又不好意思不让他吃,这是应该的嘛,不过熟了以后呢,他就跟我说了些悄悄话,他说呢他叫Wilson,Wilson说啊“你有没有看过纳尼亚那个凯斯宾王子啊,那个电影开场不是有群马在追逐的戏嘛,我就在里面呢,里面有我Wilson哦”,我说,啊那个电影啊,片尾曲是我唱的哟。

真是个把洋洋得意内敛到极致的娃!samson作压轴曲大概多少也有应和sweet as这句土语的意思吧。晚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