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i Rock之老阿姨的新型度假方式

按照某北欧神的说法,在Fuji Rock面前,草莓什么的根本就是蝼蚁。蝼蚁。你懂么?

IMG_20140728_231611
耐心等待开门和换手带的人群,排成蛇形队伍以后纷纷掏出小板凳坐下了

从四五年前油管看coachella直播开始,就一直想去切身体会下真正的大型户外音乐节。2014是个好年份,我喜欢的乐队纷纷出洞巡演,尼轰是个好选择,省钱省时间。为了拉小伙伴下海,我无耻地按猫姨一贯的口味给她量身安利了Owen Pallett。一发命中。

去尼轰参加音乐节不便之处主要在于语言不通,好在我们俩出行都算有经验,一路说说笑笑背着两大包露营装备也顺利抵达。

我们比大会提供的头班接驳车到得还早呢,而这时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下,门口已经人头涌动了。听说Fuji Rock最风光的时候,容纳过12万人。今年的阵容虽说被各种嫌弃,看来也没影响票房嘛。

女性专用帐篷区其实就是划出了一块比较平坦的草坡,一脚踩下去,几十只蝈蜢飞起来。我们迅速挑了块还算干燥的地方搭起了帐篷,它们就比较遭殃,那三天里大约死伤无数吧。丢掉负重、视察完周边后我们愉快地带着钱包去买买买音乐节周边——人家那纪念T恤是真的全棉的,图案是真的有设计过的,某水果节好好学学。

没参加过盂兰盆节,也不知道晚上的篝火大会到底正不正宗,然而我们主要是去逛吃的喝的,顺便围观11区人民拉圈圈跳大神挺满足。逛完泡温泉,便宜又补血,这一夜好好睡饱。

日出之后睡帐篷的体验犹如在蒸笼里当包子,猫姨忍不住早早爬出去透气,我照例赖了会儿床,也起来洗漱完毕。我们赶在午饭前把整个音乐节场地好好逛了一圈。这是我第二次来日本,依旧在夏日最盛的时候,汗出得畅快,群山环绕下点缀在各个角落的节日装饰也烘托出一种11区特有的不严肃的隆重。走走停停,在露天舞台对面的草棚里听着歌喝完一杯冰咖,我们起身去这天的主战场,红帐篷。

实话说,红帐篷里的音响不怎么样,两道前菜Parque Courts和Temples都有些悲剧。Parque Courts好歹有布鲁克林出身加分,而且我俩都爱看萌萌的胖子随着节拍摇脑袋,先横着摇,再竖着摇,不考虑舞台形象的话,其实歌都还不错。Temples则太失望,一水儿的女士发型和女装阔腿裤也就算了,现场弹得糊作一团,听得我们频频走神,本来碟还挺喜欢的,看完现场彻底拔草。

Slowdive

之前每周刷Fuji阵容刷出的最大惊喜就是Slowdive,虽然如果不去日本也能在上海蹭到一场,但换作几年前,真是想也没想过还能看到女神的现场——毕竟Neil来上海都快成老油条了,谁能预料到他们还有重组的一天。当然实际上我是从Mazzy Star才听起的,这只团在我大一大二那些省下饭钱买黄标碟的日子里是丰碑式的存在。后来才回过头去听Slowdive,很不一样,不容易喜欢上,循环多了却又上瘾。

调音很失败,而我们又偏巧不巧站在头排最中间,所以声音传到耳朵里失去了层次感。然而活的女神一身闪亮的金色裙子,拍着手铃,站在我眼前,可以抵消一切差评(对,看脸党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讲真啊,40多岁,孩子他妈,唱歌时还会闭上眼睛轻轻抿嘴……

返场时Neil有段独奏,Rachel于是就站在最边上拿出卡片机往前拍,拍舞台和舞台前的观众。她以为没人注意她,实际上我左右都在看向她那里。拍完了收好相机她就大大方方走到中间,双手扶起麦克来,绿色灯光一道道打在她脸上头发上,发丝还和着音乐微微飘颤——几年后想起我看过Slowdive现场时我还会想起这一幕的,我确定。

印度团的现场出人意料地萌萌萌
印度团的现场出人意料的萌萌萌

Bombay Bicycle Club

猫姨冲去绿台占FF压轴场前排了,我留下来坚守在BBC日本迷妹团身边。印度团是今年的新宠,新专听完一遍就惦记上了。开场音乐物尽其用上了Overdone的前奏,跟着一个月亮就从背景屏上升起来了,要不是秃顶主唱麻杆一样的细腿走上台来拉低了逼格,说春节联欢晚会我也信啊。这团因为编曲不算复杂(实际是技术不过硬吧),对现场器材设备要求不高,倒反而占尽便宜,把亮点都集中到画风鬼魅的背景动画特效和能闪出癫痫来的灯光上了。他们台风略小清新,又比小清新多了一点点二逼(?),于是我跟着身边的日本迷妹一起变身逗逼黑粉随着秃顶主唱蹦蹦跳跳——反正也没人认识我。

当然,阿三作为我最讨厌的人类没有之一,真让我听印度音乐我是万万不爱听的。但身为小清新团最基本的要素曲子悦耳动听自不落下,背景屏幕上两个骷髅蹑手蹑脚的样子还添了几分蠢萌,对我这种只为凑热闹而来的老阿姨来说,不用消耗很多体力就能相当尽兴,简直再适合不过。

站在头排正中间毕竟视野最佳,能看清脸的团总是额外能加点分,何况印度团来客串vocal的法国妹子长得也确实很不错。红帐篷下午场次没有encore这点挺遗憾的,尤其喜欢的演出嘎然而止,总感觉像美梦被小腿抽筋打断一样略叫人烦躁,

看完印度团直接就出门去主舞台绿台找猫姨准备二刷Franz Ferdinand。因为本来感觉就一般,去年年底又在HK看过,所以觉得这场不仅没什么新意,乐队的状态也没上一次好。曲目都差不多,连encore时四人圈打鼓的桥段也如出一辙。纯当是为第二天抢骗钱天团压轴场的占位攒经验了。

FF刷完余兴尚佳,便决定去看露天电影。去电影院要穿过林荫山道,Fuji Rock的用心便在这时体现出来了:每隔几步树上便挂着一颗LED大星星,一明一暗轮换着颜色,放眼望去整个林子似一个安眠的巨人,一呼一吸,一起一伏,释放出柔光照看着这里的生灵。

露天影院放的是Muscle Shoals,其实就是一堆大牌出来轮番致敬一个传奇录音室。片子本身很一般,倒是趁夜凉啃了个烤鸡腿,身心满足。

是夜三点睡下。

The Waterboys

Fuji Rock第二日其实是以我骗钱天团的晨间试音拉开帷幕的,近年最爱当然要单独写一篇nc粉报告,这里就不赘述了。但为了卡位而听的The Waterboys倒成了本次最大的意外惊喜。

卡位嘛,只求不要太难听就好;后来才知道有眼不识泰山,水男孩也是老牌团啊。老家伙们走出来我就一激灵,原因在于他们抱着的乐器——苏格兰棒棒哒!然而11区人民似乎觉得这风格不给力,搔搔痒睡个午觉倒是刚刚好,好多人都继续坐着小板凳闭目养神。我就(装作)蹦蹦跳跳从第2.5排摸到了第2排……

隐隐觉得这要真是在苏格兰爱尔兰的某个靠着崖边的坡上,全村晒完床单的人都跑出来跳大神那就更棒了,他们的歌挟着粗砺挟着码头的水汽挟着一股煤油灯味儿。可绿台离pogo区的距离消解了音乐本身散发的亲密感,只能靠观众与乐队的互动来弥补。因为以前完全没听过,我也没法在跳的同时还跟着唱,只是本能觉得好有带入感,于是跳着跳着就转了个花式360度……(三岁真轮不到我,三岁是金牙的专有形容词,后面再讲详细……

Travis

去年5月下旬回国,恰好错过月头作为草莓压轴的他们,也没觉得什么遗憾。这是属于曾经挺喜欢,现在却已经几乎没感觉的乐队(我以为)。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蹿到了头排,除了支在两边保护领地的手之外,几乎没法活动身体,好在这个session活跃的大多是小清新流,身体硬抗不算激烈,猫姨也得以顺利地挤进来跟我会合。

几年没关注,主唱大叔刚走出时没辨识出来,居然蓄起了大胡子,居然还是白色胡子,你谁啊,不认识。可是11区这么粉红的地方死忠粉是必须有的,于是用来自制的彩色皱纸花就这么从后面两排传过来了,居然还附送每人一根皮筋,良心壕粉丝啊。隔壁说不出几个英语单词的妹子想给我看后面传来的日语的说明卡片,我表示十分茫然,她就唱了两句Flowers in the window,然后冲我摆摆手里的花骨朵,我便明白了,是打算全场大合唱的时候挥舞起来吧。

白胡子迷惑性毕竟不如骚气的身姿,一开唱就认得出了,周围的文艺青年纷纷一脸陶醉,我却已经基本“我们老阿姨没法体会你们年轻人的清新”了。前半场都在走神,意淫着晚上如何如何才能跟女神会心一笑呢,过半到了Closer和Sing两连发的时候还是自然而然跟着唱起来,然后因为听到Sing就条件反射般地自动投射出脑袋上顶个章鱼的画面,便想着啊如果舞台两边的屏可以弹幕该多好啊……

果然Flowers in the window前奏出来周围就纷纷用标准荧光棒姿势挥起五颜六色的纸花,身边妹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手上的花,我只好也弱弱跟着抖几抖。转头想跟猫姨玩笑几句,便发现后排没分到花的姑娘小伙们原来也照挥不误,Travis在11区的粉真多啊。

IMG_20140729_001557
站在主舞台前第一排回头望 #FujiRock2014

Damon Albarn

日式躁狂发病结束到金牙开唱中间其实隔了有一个来小时,大概是给人解决晚饭用的,但我们这种守着好坑的自然只能默默掏出压缩饼干……保安大哥们在见证我们这些人肉盾牌的“坚韧”和外强中干之后,也很照顾地递包递水各种聊天安抚。说实在的他们才辛苦,那半小时里硬扛翻了多少人哪。与日本“朋克”团相比,金牙这场子看着虽然躁,但实际对保安的考验不足万分之一。

金牙一身白色夹克(自以为)酷炫地出场了,但他中年失婚偶巴的痴呆形象太深入人心,我跟猫姨看到他就直接毫无理由地笑场。讲真么这张solo专辑之前听的时候就觉得新意比诚意还少,但听了几首居然辨识出了Gorillaz,才发现这个单飞场是把他几个side projects糅杂在在一起了。金牙毕竟混迹江湖多年,作品本子厚,现场经验也不是小年轻能比的,气氛造得熟练,知道怎么充分利用自己(尚未)年老色衰的脸,没唱几首就跳下来爬到隔栏上面任摸任撸——这不就比台下的人谁脚更长手更长么(脸皮反正厚到极致都是一样的……

不知道第二天金牙醒过来会不会发现小腿肚上多了猫姨的手指印。我心里还是面面地位最高嘛,所以摸了两下就收手了。不过霓虹人民似乎特别吃这一套,金牙隔首歌就下来亲民一趟,他们也真的会每次都跟见到肉的乌龟一样拼命伸脖子。可惜跨国沟通关键时刻还得靠语言能力,不然分分钟现世报。

比方,金牙作死地站那边撒娇说:接下来这首歌,我弹几个音,你们要告诉我这首歌叫什么哦,说出来我才会唱哦。
霓虹人民很配合地齐说Yes。
于是Clint Eastwood前奏的几个音响起,金牙一脸期待地看着台下问:这是什么歌?
霓虹人民又很配合地齐说:Yes。比前一回更响亮。
金牙默默等了三秒钟,发现Yes完没有下文,又噼噼啪啪弹了几下:你们说得出这是什么歌吗,不说我不唱哦。
“Yes!”地震山摇。期待的小脸庞满满铺到山坡顶——
那之后的几秒钟望着台下,金牙脸上的表情可真精彩。然后,他就默默地开始唱歌了……

我后来有问猫姨,到底霓虹人是的确不知道这什么歌还是他们不知道金牙到底在讲啥。经讨论我们一致认为金牙也不想知道这个答案,所以啥都没说老老实实把歌唱完了。

Owen Pallett

前一天晚上看完Arcade Fire浑身瘀青回到帐篷,匆匆赶在3点前睡下。这一觉虽短但心满意足,醒来时觉得第三天无论怎么样都没关系,反正票价已经值回了。

不过拿来安利给猫姨的Owen同学现场真心萌啊,差点把自己也安利进去了。等着开场时,跟猫姨讨论到底哪个是他男朋友,我指着一个身高遗憾但侧颜还不错的小哥问可能不,然后在他转身露出正脸时狠狠否决了自己。结果呢,回来以后,拿着Xindi给的图回忆了下,还真有可能就是那位。

确实也要长得帅才能被灯光衬得出,而小提琴手的气质自然有特别加分,感觉猫姨在隔壁一路萌得不要不要的。Owen没带乐队,单人演出需要用脚控制loop pedal,所以他便光着脚丫子上台,然后在前奏loop完成、渐入曲子高潮时,就会习惯性地在台子上猫着腰踩来踩去,把步点也当作了一种情绪的释放口。确实萌。我喜欢看单人演出的原因之一在于他们脸上专注的表情总是额外迷人。他就是这样。曲目间也很少有拉家常一样的聊天过度,所以This is the Dream of Win and Regine来得毫无防备——我知道他已经有一阵没在现场演过这支曲子了。恰好在这首之前我刚接过猫姨的相机帮忙拍视频,这首演毕,我也感觉圆满了。

散场我们出去扫了眼主舞台的John Butler Trio,基本就是路人版Mumford & Sons,有几首调子合着小雨放空下还不错,我看山坡上大家纷纷已经窝在躺椅里睡着了……等回到红帐篷坐下休养生息,恰好OK Go最后两支歌,这团真会闹腾,红色彩条都喷到坐在调音台前面的我们身上来了。他们后来靠无人机航拍的MV在天朝火了一把,其实现场思路也是一样,意思就是形式大于内容,歌真的很平庸。至于后面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唱到一半的时候我跟猫姨都已经呼呼呼了,完全不记得听了啥,无法评价(虽然应该一定是比OK Go顺耳多了,不然也没法在那么闹腾的场子里坐着睡着。)

IMG_20140728_233006
林间步道上保留了为311地震遇难者祈福的涂鸦

Ásgeir

去白舞台是上坡路,我们笃定地走着,就听到了一嗓子不带烟尘气的吉他飘过来,赶紧奔去找地坐好。第二首歌恰好是新专里我挺喜欢的Higher。山间本就自带回声混响,湿度又大,他的现场风格实在太适合白台这场子了,好似每一句都附着在一缠雨丝上,悬浮在潮湿的空气里,久久不落地。想起在去板鸭的飞机上后知后觉听到整张Bon Iver时的惊艳。

翻唱heart-shaped box有些意料之外,不过重新编曲后成了完全不同的一首歌,别有风韵。唯二缺点是身后呱噪的英国小孩们以及大屏幕上小哥的颜——毕竟有Owen珠玉在前,别人随随便便就被比下去了,何况这还是个发迹线堪比腐国大叔的90后。但无论如何,作为最后一场有认真在听的演出,他叫人印象深刻。

天色渐弱,雨势倒有加大的意思,又冷又饿的我跟猫姨一合计,毅然决定翘了The Flaming Lips,打时间差泡温泉去。在池子里“坦诚”聊天时,倒也听得到远处的演出,劲爆金曲一样的Do You Realize渗进氤氲水汽,添了点90年代日剧的情调。只是后来回到东京刷Insta时才知道我们错过了一个怎样华sang丽bing的现场(不过一个多月以后我就在多伦多补回来了)。

等拖着暖和的脚丫子摸回绿台,史上最莫名其妙的音乐节压轴Jack Johnson已经在调音了。如果没有断断续续没完没了的小雨,其实JJ可以算不错的句号,调子舒服,反正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他在唱个啥。我俩本着有始有终的老阿姨思路,决定看完特邀嘉宾the Pogues再走。阴风阵阵的山坡上,只有没睡着没去蹦迪的人们坐在黑灯瞎火的几滩雨水里,台上明显已经不知道是喝醉还是磕high的老爷子,把好好的苏格兰小酒馆风唱成了Lenord Cohen,还要鼓动我们老年人跟着一起跳大河舞……不过跳跳确实暖和起来些,所以在七月,本应盛夏的山夜却犹如居于荒寂的秋谷,我们就这样消磨完了在Fuji Rock的最后片刻。

最后一日清晨,收起帐篷,扔去套鞋和小板凳以后,我心头也有涌过一阵悸涩,大概类似于大学时代与室友最后一夜通宵ktv之后的感觉,怕这是再也无法复制以及重访的经历。但排着队等着大巴离开时,又听起了Headlights,就感觉好多了。对我们老阿姨来说,真是个酷毙了的假期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