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play Live @ AKL 二刷英国五月天

In My Place,满天的纸蝴蝶。其实各种心甘情愿地折腾就是为了等来这一幕好吗!离Guy只有10米远!po主被帅晕了好吗!一切都值得了!

如果说一刷还是正经听歌体会气氛去的,二刷则大半是复习和看帅哥而已。五点半场馆开门,根据经验我两点乘船出岛,路上去美术馆看了个who shoot the rock ‘n’ roll的摄影展,四点到门口,却已经变成长队中的二等公民了……好在咱买票早,位子是supertop,第一批被放进去。冲到右边第七排站稳如意算盘打得妥妥的就等着看小贝斯。 此刻离cp出场还有三个多小时,两支暖场分别是Guy的嫡系the pierces和temper trap,后者的vocal确实有惊艳到我,看周围的气氛kiwi们对这支澳洲团还挺熟悉的。虽然与素质极差的kiwi年轻人为了站位有些不快,略过不表,但Hurts Like Heaven的调一出来,我就赚回来了——po阿pogo着我给推到了第二第三排的样子,此刻别人大概忙着继续蹦,但我就停下看小贝斯了,一下就被那副喧闹之中专心“学术”的loner气质给扑倒了,太!迷!!人!!!(马山芋的大胸算个毛阿!)

马山芋难得勾搭上小贝斯,心里乐开花了吧,注意:此刻奶爸的表情高亮

五月在马德里的live,至今回忆起的仍旧是直捅人心、震到颤栗的感染力;而这次在奥克兰,一方面各种道具routine都已经被剧透过,烟花差很多,xyloband的质量似乎也差了些不够亮,另一方面感觉马山芋等人卖萌也没以前那么卖力,观众们VLV等经典大合唱的水准比板鸭人差很多,于是兴奋度多少就有些打了折扣。当然是注意到了现场版本演绎的一些不同,好几首歌的副歌和高潮部分都分别用了不同的拍子和配器,大概是为了调动气氛吧,反正管用。我也挺喜欢yellow前半段的acoustic部分,尤其他说,这首歌要献给基督城的受灾者,你知道,虽然也许这只是套话,但听到turning to something beautiful 然后你望向天空的时候,心里的感觉还是会有细微的变化。不过基本上其实我也没怎么仔细听他们唱,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自high,跟唱和抓jq上了。

别说呢,我这破手机的摄像头一到基情暴露的时刻就突然思路清晰了……

相信等以后回想起来,在奥克兰的这个现场会像其他在这里的经历一样,大部分段落模糊得很,却总能记得它们是如何在我身上渐渐烙出浅浅的摸不出却擦不去的印迹,会有一两个闪回不时闯入梦境里,比如Fix You前奏响起的时候,比如大声唱出We’ll be glowing in the dark的那刻,还比如Lovers in Japan于我的意义。 哪怕这次的Paradise我也没有笑场,而是跟着唱得很投入。因为在对的地方,对的时候,唱了对的歌。 现在想来,买这场票的初心就好像Bilbo Baggins在垂垂老去的时候还念叨着要重走一遍当年的冒险之路一样,是为了复刻当初的感动,牢记每一个细节在心,即使再鱼类也不要忘记。所以奋力抓了几只纸蝴蝶在口袋里藏好,这次,我要记得带着它们回国,回到my true place。 因为NZ美则美矣,它实在却不是一个rock countr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